夕颜
第一章 背叛

上一章:第三章 隆密国 下一章:第二章 往昔

努力加载中...

但是,只是一刹那,她又毫不犹豫地转头继续开始了向林外的逃亡,将这个昔日的同伴遗留在这个密林里——因为她知道,如果不在天黑前冲出去的话,她必然会如同落叶一般地在这雨林里腐烂。

公元一三六八年,朱元璋即位,改国号为“大明”,是为明太祖。

那个被击倒的人静静地仰天躺在树林里,看着头顶斑驳变幻的光。血不停地从伤口里汩汩渗出来,从颈部顺着领口和发丝渐渐地洇成触目惊心的鲜红。

——那样子的光辉,此后就再也没有在老大脸上出现过!

组织起义军里残留的战友,以沧蓝为老大,一个和朝廷作对的暗杀组织“惊蛰”成立了——以朝廷里的高官为目标,不停地暗杀那些被称为“国之柱石”的元老功臣——也就是以前所谓“友军”的领袖,那些手上沾满义军战士鲜血的家伙!

然而——

这还是第一次有惊蛰的要员离开组织,而且离开的又是四大杀手之一的朱雀……难怪连一向冷漠沉静的老大都为之震惊了——回忆起那一瞬间沧蓝的表情,他总觉得以往隐约的不安又加深了一分。

那个丫头,出手还真是毫不留情哪——几乎是出尽了全力在和自己拼命!难道她真的以为自己是要奉令来追杀她的吗?都是同生共死过来的交情了,对自己还是那样的冷淡和戒备——难道,真的是因为组织无情的训练,已经让那个丫头连血都变冷了吗?

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让大家,都变成了今日这个样子呢?

“还是不行……”随着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刚刚抬起一些的身体又一次重重地砸到阴湿的地面上。痛苦的呻吟在咽喉里徘徊了一下,还是被惊人的自制力逼了回去。

终于在那一天,在看到收留、照顾他们的那一户人家被官府满门抄斩时,仇恨终于彻底地淹没了那几个身经百战的少年战士!

方将军笑着,回答这位少年战士:“是啊,如今我们义军和朱元璋的部队联合后,恐怕不用十年那么长的时间,就可以把鞑子赶出中原了!所以,大家都要努力战斗!”

为了独占胜利的成果,登上权力的顶峰,“友军”首领朱元璋毫不留情地开始了内战,将矛头指向昔日盟友,屠刀开始落到另外一些义军领袖如陈友谅、方国珍和张士诚等人的头上!

——居然是猝不及防的背叛、无情的杀戮、残酷的镇压!

阳光渐渐改变了角度,穿过树林直接照到了他的脸上——

作为惊蛰的四大杀手,自己手上的血垢也已经很厚了吧?

眼前有细微的金色的光点在游移不定,伴随着阵阵的刺痛——他知道那是由于激战中重伤的头部和颈部引起的。温热的液体一直不停细细渗着,沿衣领往下淌。是颈动脉被划伤了……幸亏闪避得及时,要不然会连整个血管都会被一剑削断!

虽然朝廷几次发动了追剿,但是在老大的带领下,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成功击退了进攻,并且趁着天下局势没有完全安定,以括苍山的密林为基地,成功地在短短几年内扩大自己的势力。

然而,她是完全和他们这些经历过战争的义军战士完全不同的另一类人……这个惊蛰里唯一的女性,本来就不应该属于这个黑夜的,她本不应该和他们一起奔走在黑夜里的。

让朱雀走脱,是不是真的正确呢?

“玄武……”看着满身是血的自己,刚下了重手的朱雀一刹间有些许的犹豫——大概是想起了一些什么,她的眼光也变得有些温和。

当时还是二十不到的沧蓝,曾经满怀希望地问过江南义军的最高首领方国珍:“将军,不出十年就可以把蒙古人赶走了吧?到时候,是不是真的能不让穷人吃苦呢?”

他记起了在自己全力才堪堪闪过那回旋而至的六剑时,朱雀的手肘已经毫不留情地狠狠撞到了自己的胸口,肋骨发出喀喇一声断裂的脆响——然后,自己就在那巨大的冲击力下,如枯叶般地被远远地震了开去,颈中的血洒了一路。一刹间,他几乎失去知觉。

于是,才十几岁的他们和许许多多义军兄弟一起浴血战斗,从一个州转战到另一个州。

这样……应该可以了吧?以这样的伤势,回去大约也已经可以和老大交代了——

如今的惊蛰,已经是黑道中当之无愧的执牛耳者了。

八年前的她,绝不是这样的。

他就只好那样地躺在森林中,看着头顶茂密的枝叶和一点一点露出来的蔚蓝的天空——都已经快过去一个时辰了吧?四肢怎么还是断了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很幸庆地,他还活着——然而,他真的是活着的吗?

将军的话没有错,果然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起义联军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个神州,鞑子步步溃败,已然没有还手之力。然而……当腥风血雨呼啸而过,当战云终于散去,当蒙古铁骑终于被逐出关外后,等待沥血归来的战士们的又是什么呢?!

已经是快接近中午了……朱雀那丫头,已经是在几百里以外了吧?即使是老大,也无法再追上逃亡的她了……出了这个密林,就有大道直通最近的泉州府了。

他忽地冷笑起来:无所谓,其实真的是无所谓——在八年前,自己的命就是该完结了。和老大一起,他们四个人的生命,在那个时候就是捡回来的了……在那个新时代开辟的第一年,他们就是该死的人了。他们是注定无法看到自己为之战斗、流血的新时代的。

后来的几年,形势越来越严峻:江南义军全军覆没,方将军被俘后下落不明,队伍完全解散了,他们几个人转而投入了张士诚的部队,继续战斗。他们心里满怀着仇恨——然而这种仇恨已然不再是对着异族,刀尖指向的是昔日的盟友、自己的同胞!

舞风双剑……好厉害的舞风双剑!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沧蓝低下头握紧了剑,脸上有一种淡淡的光辉。

于是,她选择了立即逃亡。虽然她知道,地上那个人颈部的伤如果不及时包扎的话,必然会因失血过多而死……然而,她已经没有时间去顾及这些了。

身体还是不能动——然而,血也还是没有停。他躺在那里,无奈地看着自己身侧的土地一分一分被血濡染,想抬起手捂住伤口,却连动一动手指头都做不到。

也许,在肢体恢复知觉的时候,体内的血也该流光了吧?

义军有多少战士倒在了自己亲手开辟的时代里呢?

看着部队被昔日并肩战斗的“友军”所包围,看着一个又一个在和蒙古人血战后幸存的同伴倒在同胞的刀下,曾经纯洁无瑕的理想和梦被残酷地践踏成了碎片。

那是多么纯真的年纪——曾一心以为,只要赶走了蒙古人,在亲手开创的新时代里所有的梦想都能够实现;均田免赋、万民平等的一天就会到来,不会再有流血,也不会再有战争……那么,他们就是为此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也是毫无怨言!

那一个自称为“大明”的朝代,难道就是他们不顾生死地奋战所换取来的吗?那一座巍峨的帝都下,奠基的累累白骨里,不仅有着异族鞑子,更多的却是含恨死去的同胞!

八年前,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吧?

那一个自称为“大明”的时代的开创,在他们这些义军的幸存者看来,却只是一个充满了背叛、龌龊、阴暗的黑夜开始!只是另一个和元朝一样的噩梦的开始——所以,他们这些战士将继续在黑夜中而奔驰、战斗,不择手段地和那个政权为敌。

既然这样,不妨让自己先来还清这笔债……

八年前的她,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她也不应该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离开是达成她今后幸福的途径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挡她的路呢?对于这个丫头,组织里几乎每一个元老,都是欠着她无法偿还的债务吧?

为了反抗外族几百年来的暴政,为了将鞑虏从中原驱逐出去,他们曾不顾一切地揭竿而起,投入战争;为了能开创一个新的时代,不惜献上自己的生命……

——这种在黑暗里奔驰的岁月有多久了呢?明朝开国也不过七年吧?但是,黑暗的感觉,却仿佛是过了好几十年……那仿佛是永无尽头的黑暗!

虽然不知道自己不曾出尽全力拦截朱雀的事情会不会被沧蓝一眼看穿……但是,即使是看穿了,也不过是一死而已吧?何况,兄弟们都看得出,老大绝对不是真的想对朱雀格杀勿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