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天山 第三篇
第三章 隆密国

上一章:第二章 至宝 下一章:第一章 背叛

努力加载中...

千古名将,有多少赫赫战功,有多少恩怨荣辱;大江东去,大浪并没有淘去这个名字。可是,在这个名字的背后,又有多少的不为人知的血泪?没有人知道,在这史书中,本来也会有另一个同样优秀的年轻人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在这一代名将的生平历史中,曾经有一个红颜的故事,在这金戈铁马的壮烈中,本该有另一曲凄艳的挽歌……

“是。这信上说要我在九月前回京候旨,去替上钱侍郎的职位——他上一年因为渎职罪被降为柳州刺使,未央郡主的父亲向皇上推荐了我,”他似乎说得很艰难,“所以……我要奉命回朝了。”

飞鸿雪泥,了无踪迹,一切已默默无闻地散失于历史的飓风中。

“我走不了。”未央郡主笑笑,“我的腿已冻得坏死了。”

叶青麟却仍留守在了玉门关,二年后调驻南疆平叛。

两人的目光交错,突然都泪盈满眶。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她留在我身边,会很好的。你不必担心。”丁宁正视着他的眼睛,“叶青麟,莫忘了你的理想。千秋之后,也许没人再记得我;可是——我希望人们会记住你。”

待得众人缓缓策马过去时,已看不见两人的身影。地上的积雪之中,只留下了二行深深的马蹄印。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未央郡主拥着一袭白狐裘,坐在檐下的软椅之中,寂寞地轻轻挑着横放在膝上的古筝。

叶青麟微微侧过脸,点了点头。

军营之中再次热闹,隆密国王亲自前来向驻边大将谢罪。

天山如玉雕般高耸入云,似巨剑般刺向天空。山腰以上常年积雪,可在雪线以下,山色逐渐柔和,已出现了树木。在山脚下,盛开着各色鲜花。溪流已经解冻,如缎带般轻轻萦绕着山脚。草色如翡翠,花海如毯子般铺向山脚。

也许,他们本是天空中的两颗恒星——虽然无法真正的靠近,却永远相互辉映。

然而,命运的潮水把他带离了这一片战场。

“谢谢你。”琵琶公主由衷地说,“你完全配得上做将军的夫人。”

她的目光落在送行的叶青麟的脸上,但是很快又毫无留恋地移开了。

未央郡主轻轻地笑笑:“是你?”

“万岁,万岁,万万岁。”台下万众俯地,声震云天。

叶青麟也叹了口气:“朝廷的命令,你我又怎能抗拒?况且在朝中斡旋,晋升也会比边关血战来得快。何况……何况未央郡主身体不好,也该回江南休养一下了。”

“欷律律——”马长嘶,在山脚下驻留。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又是天山雪融化之时。天山自从九月开始就大雪封山,直至来年六月才冰消雪化,这三个月之间,是运送军粮物资的黄金时期。

叶青麟亦缓缓道:“但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好兄弟!”丁宁从椅上起身,用力抱了一抱对方,“这里就拜托你了!”

一切,都湮没在历史的滚滚长河中。

二年前,当他从京都只身出塞驻边时,是怀了必死的决心。他宁可为国战死沙场,也不愿活生生地把一生关进樊笼!可如今,他还是回去了。他向着那个牢笼低下了头,做出了妥协……如果他不走,也许他也会成为像叶青麟一样的一代名将。

“嗒嗒”几声,是马蹄踩在溪中石头上的声音。

叶青麟沉默了很久,终于拍了拍同僚的肩膀:“那你放心地回去吧。”

“叶青麟,各位统领,不用送了。出了这谷口,就有大路直通中原了。”丁宁勒马回头,对各位送行的将领含笑道。未央郡主坐在他的身前,亦笑道:“各位已送出了一百多里,也够尽心的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啊!”

——她并没有揭破对方真正的用意。

两位在乱世沙场相识的女人,本该会成为死对头,可如今,在相视一笑之间,仿佛什么都彼此原谅了。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公主为什么不出去外边看看?”琵琶公主问。

丁宁看着他,淡淡笑了笑:“我父亲送来了大内秘制的‘九转熊蛇丸’,她服下有望可以康复。你放心,她一定能够再站起来的——你也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子。”

“什么,你要回京城了?”叶青麟大吃一惊,把目光从羊皮地图上转向了丁宁,“真的?”

丁宁一笑,拨转了马头,向山口急奔而去。走的时候,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可已留下了风沙的痕迹,不复昔日单薄寡淡的贵族气息。这段边塞的生活,将会永远烙在他的心上。他走时,仍和来时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带走了一个本来认为永远也不会接受的人。

后者正在帅椅中反复看着一封从京师来的公函,脸色阴晴不定。

她神色极为平淡,仿佛对方只是一个与她无关的人,根本没有过生死怨仇。

朝廷的旨意,也在同一时刻抵达了边陲。

丁宁从盘中取过泥土,转身交给了叶青麟,在点将台上目扫四方,朗声道:“天朝以仁政为本,尔等只要安分守己,定会保各邦繁衍生息。”

他从军三十七年,立下无数战功,身经大小七十二战,从未有一次败绩,被后世称为“战神”——这一次又一次的辉煌战役,让这个名字威震天下,成为传说中人。

说到未央郡主这个名字时,叶青麟的声音起了极其细微的变化——他永远不能做到无动于衷。他心中真正爱过,而且永远爱着的名字,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

隆密国王是个白发苍苍,有着一对蓝灰色眼睛的老人,他颤巍巍地递上了一幅降表,他左边的侍从捧上一只金盘,盘中有一块用茅草包着的泥土:“隆密从此世世代代为中原子民,不敢再有异心。”

“未央郡主。”有人在背后轻唤。她转过身去,看见了站在檐边的琵琶公主——她依旧是一身黄衫,腰间悬着雕弓与箭袋。她不知在她身后站了多久,神色有些不安。

檐下的风铃于风中轻轻击响,声音悦耳柔和。

(雪满天山 完)

千里送君,终须一别。在漫天风雪里,她是要永远地离去了……这一场少年时深切的爱恋,也就此永远地埋葬在了边关的风雪里。

他严肃沉静的面容下,有强自压抑的热情在活动。看得出,他是动用了全部精力,才克制住了自己的感情。

琵琶公主的脸色变了,她没想到有这样严重的结果——看来,这次丁宁放过他们一马,不借机移师击破隆密,已是十分宽宏的处理了。

“公主不必局促,”未央郡主转头,笑了笑,“要知道国家恩仇,须牺牲个人私利——所以你为了你的邦国,射了我二箭,我并不会记恨你。”

丁宁望向天空,神色黯然:“现下边关未宁,急需将士守护。可我在这当儿上,却要一走了之?”

“叶青麟,我走后,边关大事全交给你了。独立支持北疆,你担子不轻啊。”丁宁低声嘱咐,“好好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