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天山 第二篇
第二章 叶青麟

上一章:第一章 未央郡主 下一章:第三章 一片金叶

努力加载中...

门外的雪在纷纷扬扬地下着,两个人默不作声地走着,踏着积雪,一路无言,也不望对方一眼。就这样默然地走着。转瞬便到营口,未央郡主停下身,微微抬头看着半空飘落的白雪,静静道:“到尽头了,你也该回去了。”

未央郡主艰难地笑笑:“没什么,只是外边下雪了,身上有点冷而已。我回去加件衣服。”

未央郡主柔声道:“没关系,这样也方便一点,反正东西都是现成的,军中也会热闹一些——老夫人,就算给未央一个面子吧。”

两人相视而笑,可各自的笑容里却有不同的心事。人在身边,心各一方。

未央郡主矜持地微微一笑,回礼:“叶将军客气了。”

丁宁上马与她并辔而行,礼貌地问答。

虞兮虞兮奈若何?

天使以为她难堪,忙笑道:“公主何必为区区几只鸟儿生气?”

这样一对仕女立在塞外积雪中,明丽如画图中人。

被称为“胡儿”,琵琶公主也没有生气,只是嫣然一笑:“大人过奖了。父王听说中原的天使近日来到边塞,特意命小女子前来问候。而且也带了贺礼,以庆两位将军的新婚之喜。”她一双美目带着笑意,一眨不眨地看着丁宁:“丁将军,我很想看看美丽的新娘子呢!”

在大青山南麓,军旗飞扬,号角连天。丁宁与叶青麟纵马齐奔,伴着天使出外狩猎。叶青麟俯下身,回手一箭向天射去。只听弦声响处,一只大雁应声而落,箭穿双目。

这时,只听“嗖”的一声急响,一支箭从两人身侧掠过。林中马上传来一声猛吼,一头云豹从林中带伤跃了出来,发了疯般地在猎场上东跑西撞,见了人就咬。

只见营门旁边立着两个女子,一个穿着大红昭君兜,容光绝美,气质高华,正出神地望着天空中飞远的那只大雕;另一个丫鬟装束的碧衣少女,则手捧古筝立在她身后。

“你在我走后来过这儿吗?”未央郡主轻轻问身边一个戎装青年将领。

天使已吓得直发抖,几乎从马背上掉了下来。丁宁和叶青麟忙一左一右地护住了他。

未央郡主苦笑:“可你没想到一入酒泉郡就碰见了我?”

这时,已到了营口,众人下马步行。

她要的也不多,可她全都得到了。

琵琶公主起了身,深蓝色的双眸轻轻扫过他的脸:“多谢将军。”

叶老夫人丝毫未觉,复又笑道:“青儿,咱们一家好不容易又团聚了,算是老天保佑——你年纪也不小了,娘想尽早把你和五儿的亲事办了。娘老来寂寞,真想早点抱个孙儿。”

叶青麟心下一酸,双膝落地,膝行着来到母亲跟前,叩下头去:“孩儿不孝,让您老人家受苦了!”

叶青麟突然觉得自己成了一千年前的西楚霸王,在穷途末路下眼睁睁地看着虞姬自刎!

未央郡主抬眼望向天空,忽听弦声急响,一支雕翎箭力贯长空。其中一只雕一声凄厉的长唳,一头坠了下来!她的手一震,茶盏粉碎!她疾步走了出去,只听空中悲鸣声声,另一只大雕在空中盘旋不已不忍离去。未央郡主脸色苍白,心中忽然悲痛莫名。

叶青麟亦缓缓道:“也恭喜你。”

“好吧,”未央郡主起身,挽起了丁宁的手,“我们还是成亲吧!也让所有人满意,让父母放心——毕竟,我们无法与整个家族、王朝对抗。”

她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凄然的笑意:“叶将军,恭喜你。”

未央郡主目送巨雕飞去,目光缓缓收了回来,看见琵琶公主手中的弓箭,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刚才一箭射雕的,想必是这位女中英雄了?”

“丁将军如此年轻,就已威镇边关,小女子真是佩服得紧。”琵琶公主一边按辔缓行,一边笑语,“听说将军近日就要成亲了,不知是哪家的女儿有幸得到如此的夫婿?”

在几十丈外缓缓放下弓箭的,竟是一位身穿黄衫,头带银饰的妙龄女子——她一头黑发,美丽得如同远山上的圣女,从装束来看,应是一位异族的贵族小姐。

叶老夫人笑吟吟地看着儿子儿媳好一会儿,忽地回过神来,忙一迭声地道:“看我都老糊涂了!青儿,是郡主小姐把我们接到这儿来的,还不快过来谢谢人家!”

叶老夫人一把把儿子拥入怀中,摩挲着儿子的头发,昏花的眼中闪过了泪花,哽咽道:“好孩子,你为国转战塞外,是为叶家增光啊!娘哪还会不高兴?这几年多亏了你那未过门的媳妇——对了,青儿,快过来见见五儿!”

天使哈哈一笑,正准备伸手去接,忽听头顶劲风袭来,只一怔之间,一个巨大的黑影压顶而来,在头上一掠而过。众人一惊之下,只见那只大雕凌空冲下,已抓起爱侣的尸身飞去!

天使见力毙云豹的居然是个妙龄少女,不由大为惊讶:“人言胡人马上为生,胡儿自小便会骑马射猎,本官今日才算亲眼见到了,真是了不起!”

天使这才定下了神,插上了一句:“丁将军未来的夫人是皇族中有名的绝世佳人呢!是皇上亲自安排的亲事。”

“未央郡主,今日难得出房来散散步啊。”天使下马后打了个招呼,但语气中有些不以为然——身为中原皇族的未出阁闺秀,居然在外面随便露面,不知郡王怎样教导女儿的,竟还被称为皇族中的典范?

这几天,全营上上下下都在忙着操办正副统帅的婚事。沙场成亲,一下子又是两对新人,不能不说是一段佳话。可谁又知道,这段“佳话”的背后,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涩与酸楚?

一箭便要发出,这时,突听一声脆响,她手上的弓忽然崩了弦,将手指割出血来。

这时,本端着茶水上来的一个少女羞红了脸,忙转身欲走。未央郡主一手拉住了她,微笑:“柳姑娘,你苦苦守了三年,又不远千里来这儿,怎么刚一见面又害羞了起来?”

受伤的豹子野性大发,直扑天使而来。这时,又听“嗖嗖”两声急响,两支雕翎箭劲射而出,不偏不倚地射入了豹子的双目中——箭劲力甚足,竟从眼中直贯后脑,当场格毙了那只云豹!

看到这个汉家的绝色美女,不知为何,她的眼中亦闪过了一丝说不清的阴影。未央郡主看看她,叹息了一声:“不想塞外荒凉之地,也有这等丽人。公主才貌双全,真是令人佩服。”

她的声音有难以拒绝的柔和。叶老夫人盛情难却,只好笑道:“郡主真是客气。青儿,五儿,还不快谢谢郡主?”

这时,未央郡主苍白的脸上浮出淡淡的笑意,插话:“老夫人,反正我近日也要出阁,不如两家婚事一起办了吧!”

他们相互谦让着,可眼光却始终不曾接触过。这一刻的沉默,却仿佛过了千万年。

叶青麟与五儿齐齐躬身:“多谢郡主。”

琵琶公主一惊——这把弓伴了她近五年,从未有过损伤,今天没用力过分,却无缘无故地断了弦!她心头疑云大起,一时不由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看来我们真的是棒打不散的姻缘,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到底还是要成亲。”未央郡主微微苦笑。她的目光,已淡如白云,喃喃,“以后我不求你对我怎样,只希望你我能和睦相处,也为将军府与郡王府留些面子。”

雪花翩然落在她大红的昭君套上,如雪中的红梅——两人目光交会,眼中忽然露出了比山还重比海还深的悲哀。路已是尽头。

丁宁看了天使一眼,只见他犹自发抖,应不出一句话,心中大大不以为然,只好自己下马扶起了她,道:“公主不必多礼。”

她边说边回过身去,竟也没有对众人行礼。天使见她行事如此,也是大为惊讶——要知道,未央郡主在皇族中一向以姿容绝世,知书识礼而闻名,可今天却是丝毫不顾礼数,随随便便,让人吃惊。

“好箭法!”丁宁与叶青麟都不由同时脱口称赞!

叶青麟的手渐渐握紧了剑,握得指节都有点发白。但他还是恭敬地低声道:“一切但凭母亲吩咐。”

门外,天使正在赞不绝口:“公主真是箭术超群,不愧为大漠儿女。”

“隆密王次女琵琶,拜见中原天使,两位将军。”她下马在地上单膝跪下,盈盈道,“愿中原天子万岁,两国友好万年!”

她边说边起了身。叶老夫人忙道:“青儿,快送送郡主!”

丁宁点了点头,不知怎的有些局促不安。

叶青麟推开了东厢房的门。“母亲!”他的声音已有些颤抖。

未央郡主笑了笑,起身还礼,脸色已苍白得可怕。叶青麟见到她的脸色,目中再一次闪过了痛苦之色,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搀扶,却又硬生生忍住。叶老夫人却惊问:“郡主,您的脸色好差!贵体要紧,快请大夫来瞧瞧。这里天气不好,您从天子脚下来,可千万别病了。”

手下的军士飞马过去,捡起了那头死雕,琵琶公主接过大雕,双手奉给天使:“按鄙邦风俗,把猎物献给贵人,是表示忠心的最好方法——大人,请赏脸。”

叶青麟终于趁机抽出手来,转过身缓缓一躬:“多谢未央郡主。”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

她望了他一眼,微笑:“你会对我好的,是不是?”

白发萧萧的叶老夫人正与未央郡主闲谈,乍见儿子,惊喜得一下子站了起来,颤巍巍地道:“青儿!”

琵琶公主笑道:“这是当然了!贺礼都送来了,还不请我喝酒吗?”

“何等自由自在!”她在心中叹了口气。她也想这样自由的飞,可终于还是逃不掉——因为,外面根本没有她的天空。她的目光收了回来,看着庭中正在为老夫人浆洗衣衫的五儿。她挽着袖子,手脚麻利地干着,淳朴自然的脸上始终带着甜甜的笑意,对明日满怀憧憬。

吟翠这次跟了小姐来到营中,看着这偌大一片场地,不由咋舌:“天,世上还有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人,真难为丁家的那个姑爷怎么管得过来!”

叶老夫人一手拉过五儿,一手拉着儿子,苍老的脸上都是笑意:“好事多磨,你们这小两口子,虽说从小就定了亲,却还是才第一次见面呢!”她拉着叶青麟的手放在五儿的手上:“来,好好认一下。”

天使的帽子被打落在地上,一时甚为狼狈。琵琶公主秀眉一蹙,脸上微现怒意,叱道:“畜生无礼!”从鞍边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引弦对准了那只雕,弓如满月。

五儿羞红了脸,偷偷看了看未婚夫婿,欣喜和满足直漫到脸上。年少俊美,骁勇英武,这一切,已让农家出身的她心花怒放——这几年的苦总算没白吃。

丁宁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与叶青麟交换了一下目光,道:“那么,公主请赏脸参加今晚的大婚吧!”

丁宁与叶青麟相视一眼,纵马急驰,两人各自无言。

白石屋的檐下,风铃于风中轻轻击响。

琵琶公主轻轻“哦”了一声,目光有些奇怪起来:“那可真是配得上丁将军了。”

叶青麟心蓦地往下一沉,强忍住抽出手的冲动,莫名的苦涩让他几欲绝望。

叶老夫人笑道:“我就知道你最听娘的话……快过来让娘再看看!”

军营中已张灯结彩,喜庆之气流于内外,到处可见杀牛宰羊,烹制食品的军士。

丁宁手按长剑,极目远眺北方,缓缓道:“我……自从冰梅自杀后,就从未想过要成家……可皇命不可违,我为了逃避,只好请命远驻边关。”他低头对坐在风铃下的未央郡主一笑,可笑容中却有着无法形容的悲痛,“说一句实话,我领命出征的那一天,就下了一个决定——战死疆场,再也不回朝成亲!”

“真是天网恢恢,逃到哪儿也逃不掉。”丁宁微笑。

琵琶公主笑道:“郡主夸奖了。”

“叶副统帅好身手!”天使胖胖的身躯在马上坐得不安稳,几次几欲堕马,喘了口气,笑道,“不想两位年纪轻轻,却各有万夫不当之勇!倚天、辟疆赐予两位少年俊杰,万岁的边疆从此无忧矣!”他哈哈大笑:“可惜叶将军已有妻室,不然下官一定请求皇上配一名美女于将军——英雄美人,千古佳话,哈哈!”

琵琶公主也怔了一下,随即转头对丁宁笑道:“这位就是未来的将军夫人了?真是貌如天仙,气质脱俗。丁将军,这次的喜酒,我可是喝定了的!”

她的确不是很美,却有一种山野般的朴实与自然。

任由她大惊小怪,说着一些足不出户女人才说的话,未央郡主却没有回答一句,只是目光空空地望着天上——碧空中,正好有一对大雕展翅掠过,双双比翼,搏击长空。

叶老夫人吃了一惊,连连摇手:“这怎么当得起!您是公主嫁将门,万岁爷御赐的大婚。我们是乡下人,怎么能平起平坐呢?”

为什么人的命运会相差这么多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