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船吹笛雨潇潇
第七章 惊变

上一章:第六章 冷月 下一章:第八章 生死劫

努力加载中...

“不错,我出身卑下,不知书达理,又没有好性儿——但是,这样你就以为我没有脑子,就可以随便对待吗?”恍惚间,昨夜那个声音响起在耳畔。冷月下,她的下颚倔强的扬起,眼睛里面却泪水渐涌,傲然道:“我不要你了!”心中依然有当时感到的震动,颜白忍不住转头看走在一边的妻子。

“三日后,粮草定到。放心。”然而不愿让他为难,她还是淡淡地回应,再不看他,对着相送的人群一抱拳,揽衣跳上了甲板。

“弟妹,此去一路小心。”青水边,数十只大船扬帆待发,红衣女子紧了紧护臂,正要跳上船头,却听到了身后太子温言。

太傅唇角有心照不宣的淡淡笑,霍然转身,看着太子妃:“你知道吗?承德他知道这件事很久了——可以雪崖皇子在军中的声望和能力,谁都不能轻易撼动,承德只有忍着。但是这次不同,太子如果再不先发制人,恐怕王位不保!”

“已经没了。”有些黯然地,她喃喃说了一句,然后径自走下了甲板。

“带点人随你去。”雪崖皇子声音却是温文淡定,然而同样不容反驳,“早点回来。”

“这种事自然有人去办,弟妹如今贵为王妃,何必亲自劳动?”承德太子劝道。

“天越来越冷了啊……”内堂中,秘制桫椤香的萦绕,承德太子没有与他们夫妻寒暄了几句,朔风簌簌吹着窗纸,天空中寒云纷乱的卷着,太子忽然喃喃说了一声,“无尘今日一早起来就说身子不舒服,恐怕是受了凉了。”

长孙无尘真正的怔住,半晌说不出话来。

正午,内堂中,气氛有一些奇异的凝滞。

许久,徐太傅才欠了欠身,仿佛是请示太子般地问道:“粮草是大事,谁去迎了那几个商人筹集的粮草才好呢?”

长孙无尘的脸色渐渐苍白:“你们……你们这是为了什么?你们这么做,是为了挑拨七皇子伉俪感情,破坏此刻冰国援助我们的计划?”

“我替太子盘算的这个计划,还算严密吧?”太傅终于冷笑出声,霍然转身看着太子妃震惊的脸,“等你们分别死后,太子会再向海王求婚,直接借到了力量来平定天下!——无论从身份还是地位上来说,太子比起颜白来都超出一筹,不是吗?”

金碧辉看了丈夫一眼,淡淡道:“有什么不好?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

听见这样的话,承德太子似乎没有松一口气的表情,和身后的徐太傅交换了一下目光,眼神微微一变。有些沉吟的,看着手中的茶盏,面色似乎有一些不解和奇异。

“算了,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帮着你一点也不算什么。”金碧辉忽地笑了笑,雪白的牙齿闪耀,有一种张扬的美,“不过,我先提醒你:我爹爹很难对付的……你要小心了。”

“这个我们当然自有安排。”徐甫言摸着颔下长须,眼睛里冷光闪了几下,终于看着外面天空中翻涌的风云,冷冷道:“七王妃现在出城了,那最好——等回来,就会发现……”

雪崖皇子心里略微一凛,金国舅——对,金国舅。海王蓝鲸。

长孙无尘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手臂忽然完全失去了力气,身子重重靠回锦褥中,仿佛终于明白过什么一般,轻声道:“原来……我明白了,昨天晚上的事是他——”

然而,这一次承德太子出乎意料地开口了:“是啊,还是带些人去比较好——弟妹要是万一遇到什么不便也有照应。”

太子妃终于明白过来,眼神渐渐空洞。

“想不到那个女金吾居然自告奋勇地出城了。”太傅徐甫言摸着颔下数茎花白的胡须,眼睛里面有隐秘的笑意,“调开了她,事情就好办多了啊。”

金碧辉冷笑一声,然而眼神倔强:“他管我干吗?反正两天后我把粮草送到越城就得了!——然后阳关道独木桥,不要再啰里啰唆来烦我!”

太子说到这里顿了顿,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太傅。徐甫言却看了雪崖皇子一眼,插口道:“军中勇将莫过于七皇子殿下,但是您却不能擅离——这样,就派沈副将军当了这次的压粮官,多带些精兵良将一起去迎运到的粮草,如何?这样您也稍微可放心了。”

徐太傅头也不回,只是微微冷笑:“太子妃,如今你还是关心自身吧——昨夜的事情,尽管那母老虎忍了没说,可你以为太子会不知道吗?”

如果海王知道他负了爱女,又会如何?最近内外交困,只求渡了眼前难关,他甚至很少有时间去考虑这个真正主宰全局的幕后人物心里想法。

徐太傅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鹰隼般的眼中冷光闪动:“私情?你以为太子如今发难是为了那一点私情?”他负手看着外面庭中的光秃秃的树,声调却更冷:“两年前,太子就知道你们之间的事——你们都以为承德是懦夫,是傻子吗?”

金碧辉蓦地笑了起来,讥讽地看着丈夫:原来,他并不是担心她的安危,而是怕她一去不复返,背弃了援助的承诺。

“胡说!你妖言惑主——谁会威胁太子的王位?”太子妃愤怒地看着太傅,反驳,“雪崖为了请来救兵,甚至不惜入赘金家!他对王兄忠心耿耿,你们怎能如此猜忌他!”

太子妃怔怔看着太傅,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然而,在她转头顺江而下的时候,耳边依稀听到了笛声,悠远悲怆。金碧辉蓦地回头,帆影旗帜之间,看见木板铺就的挑台,静静伸出河面,石头垒就的河岸,风雨飘摇的灯——渡口边隔江人立,白衣贵公子横笛而吹,衣袂翻涌。

耳边忽然听到有人说话,她回头,看见的是颜白的副将沈铁心。这个戎马一生的将军眼里有关切的意味,然而,泼辣的王妃蓦地一扬头,冷冷道:“轮得到你来管!”

“啪”,手指用力抓着帘幕,将床头金钩都扯断。太子妃脸色雪白,震惊地看着老谋深算的太傅,不可思议地喃喃:“你们……你们居然这样看雪崖?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

朔风很大,吹得外面营中的军旗猎猎作响。这个严冬,向来是不好挨过的。

商定后,雪崖皇子和新王妃从室内走出。

雪崖皇子无言点头:沈铁心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心腹爱将,让他跟着金碧辉去,的确放心不少。

城南的号角声连绵吹起,悠远嘹亮,一直传到中军营的内室中。

他声音冷如冰雪,顿了一下,看了长孙无尘一眼:“七殿下已经战死殉国!——自然,太子妃本来就有微恙,因为悲恸而病逝……呵呵,七王妃对你们的关系心里有数,不会惊讶的——即使她知道也无所谓……颜白本来就对她不起。”

龙首原上的风很大,吹得站在船头的女子一身红衣猎猎,如同红色的火。

徐太傅蓦地笑了笑,手拈长须,悠然道:“是啊……太子昨日对七王妃说:半夜龙首原上会有流星雨,如果起来去花园里候着,会有很精彩的一幕。”清瘦的老者忽然眯起了眼睛,眼中的神色却捉摸不定,摇头叹息:“女金吾虽然厉害,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帆吃饱了风,缆绳一解开,船迅速地从码头顺流南下。金碧辉站在船头,却转过头,不再看炎国相送的君臣们,也不再看她的夫君。

“王妃,船头风大,先回舱中休息可好?”

“多谢。”颜白眼睛黯淡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只能说这两个字。

然而雪崖皇子仿佛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许久,才说了一句:“两日为期,早去早回。”

“粮草也该置办得差不多了。”然而,不等他再说第二句,金碧辉眉头一蹙,单刀直入的触及话题核心,“我昨日接到飞鸽传书,爹已经劝动了昶帝,现下冰国已经在招集兵马,第一批粮草冬衣已经由芜城沿青水送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大家放心。”

他忽然暗自叹息:从一开始起,自己就没有存着平常心来看待她吧?那完全只是一宗政治交易而已……他当时是预备了舍弃一生来换的金国舅一句许诺的。然而——

太子妃亲制的云栖茶碧绿清盈。看着茶,金碧辉却是半口也喝不下去——想来,长孙无尘也是怕见了面尴尬,所以干脆托病不出了。

承德太子有些诧异,看了一眼徐太傅,却终究没有反对。

“承德太子他可是从心底希望能像冰国昶帝那样娶一个内助,平定天下登上王位啊……”太傅低声道,“他这一生,似乎想要的东西都被弟弟夺走了……不怀恨在心才怪。”

然而金碧辉只是漠然走着,也不看他,仿佛知道他看了过来,忽然冷冷冒出了一句:“放心,我说话算数。”她顿了顿,忽然叹息:“至少等你们过了这个难关,我再回家归宁——那时候我就留在冰国,再也不回来了。”

长孙无尘无言,许久才道,“你们这样算计我和七皇子,到底所图为何?”

金碧辉回过头,咧嘴笑了笑,笑容却甚为勉强。她对着太子点点头,眼睛却看着一边送别的丈夫,似乎希望他能说一些什么。

徐太傅负手,悠然望着天空,轻笑:“待得那个女金吾回城,就要变天了。”他顿了顿,眼神却变得很奇怪:“只是,到时候还不知道是谁的天下呢!”

在沈铁心复要说什么的时候,金碧辉止住了他,侧头,仿佛听着风里的什么声音。

长孙太子妃冷静地开口:“承德是个明白人,应该不会为了所谓‘私情’之气坏了大事——要知道如果这次没有外援,越城不日内就要被四皇叔的军队攻破,到时玉石俱焚……”

“太子妃如今还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危比较好。”徐太傅阴冷地笑了一声,看着因为药力而全身动弹不得的太子妃,眼中有肃杀之意,“今日起,你便是‘卧病不起’了——太子忍了你很久,今日已经到头了!”

喝了早上送来的茶水,忽然就头痛欲裂全身无力,再不能走动半步。

《铁衣寒》。

“受七殿下所托,这一路要末将好好照顾王妃。”沈铁心看见红衣女子凌厉的眼神,却只是温厚地笑着,稳稳回答。

然而金碧辉似笑非笑地摇摇头:“不,那几个商人欠的是我的债,别人去他们未必买账——不用把我当什么大家小姐看,碧辉可是有名的‘女金吾’,太子难道不曾听说过吗?”

那笛声苍凉如水,她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难受,只是想哭,想骂,想打人,却说不出什么原因来。

“好吧,随你。”她忽然间有些心灰意懒,淡淡说了一句,“反正我下午就启程。”

太傅顿了顿,似乎有些不解地摇头:“不对不对……如果是孩子,怎么忍得下那口气?我们本来料定了她会和七皇子当场翻脸的。我们都躲在一边等着看好戏呢。”

金碧辉叹了口气,看着龙首原上方苍莽的天空,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奇怪,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流星雨呢?”

然而,长孙无尘再次撑起身子,只是追问:“你们如今要将雪崖……要将雪崖怎样?”

许久,她有些突然地开口:“我今日就从城北沿河而下,去迎了他们来。”

“雪崖皇子不告而娶,阵前成亲,根本是心怀不可告人的企图。”徐太傅见太子妃难得纳闷,森然道,“你不想想,冰国昶帝是如何坐上今日帝位的?海王会白白嫁个女儿出去?——扶持篡位的事,海王做过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承德太子一直只是听着这些人的商议——其实,一直以来,他都是听着七弟帮他安排打点一切大事,虽然雪崖每次都是询问他的意见,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太子一定没有不答应的。虽然是一母同胞,但是排行第七的小皇子无论在武功还是谋略方面,都远胜长兄。

徐甫言听到这句话,“哈”的一声笑了出来,缓缓点头:“对!就是为了他入赘了金家!——如果不是他入赘金家,太子还不会这样急着除去他!”

虽然震惊,然而太子妃毕竟是个有见识的女子,短短时间内已经静了下来。

“但是让你一个女人家孤身去,也不大好。”雪崖皇子开口,说了今日的第一句话。他的眼睛看在妻子身上,然而眸中的神色有些复杂。

承德太子陡然语塞,不知道为何这个女子话锋又变得如此凌厉,讷讷半晌。徐太傅眼底却闪过了喜悦的光,道:“嗯……这样也好!”

——如今,无论对于越城,还是整个军队来说,万万不能失去这个女子。

“你们……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重重锦帐后,一个女子的声音急切而虚弱地响起来,太子妃想撑起身子,然而手臂酸软无力,甚至无法撩开那垂在眼前的帐子,“你们给我喝了什么?你们……你们要把我软禁在这里?”

今日一早,承德太子便派人来邀弟弟和弟妹喝茶,雪崖皇子看看妻子,金碧辉也是心照不宣地咬咬唇角:已经过去两天了,承德太子恐怕要借机提一下粮草和援军的事情。

她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到底,还是不放心她吧?所以还派了自己的副将沈铁心来跟着,还带了左军那么多人马来……哈,如果她金碧辉要反悔,就是千军万马,又能奈她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