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船吹笛雨潇潇
第四章 长孙无尘

上一章:第三章 越城 下一章:第五章 战云

努力加载中...

“姐姐的东西自然都是好的,比不得我带来的那些俗物。”金碧辉那样桀骜飞扬的性格到了长孙太子妃面前却仿佛烈火遇到了柔水,半点火星都没了,她居然有些腼腆地低了头,不好意思:“哎呀,我……我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带就过来了——真是不识礼数的野丫头。”

“什么当不起?世上除了姐姐我看也没有人当得起了!你如果不要我就扔了它!”

然后,也不说什么,就留她在那里,自顾自地在沈铁心身边坐了,喝茶。

“当啷啷”几声脆响,握在手中的那个细瓷杯子居然早已冰裂开来,碎成千片。沈铁心看着七皇子的脸色,登时不敢再多话。

她呆住。

承德太子只是微微笑着,眼神平静,却不可测。

“当啷”一声,茶水四溅,颜白和沈铁心反应均极快,立时跳了开去。然而不等他训斥,金碧辉率先狠狠盯着他,开口:“你说得没错,那是我的嫁奁——但是我用来贴了你们!还好心替你们找买主、还价——你说,我哪里做得不好了?干吗摆脸色给我看?”

他居然能忍下!这个骄傲自恃到无以复加的人,居然能忍下如此的公开折辱。

金碧辉瞪了丈夫一眼,怒道:“你这个人——怎么老是死样活气的?”

待得徐太傅带了珠宝商离开内室,且不说周围的人脸上都有些色变,就是承德太子,看着这位弟媳的眼光都有些微微改变。

那边,只听得渐行渐远的两人中,传来金碧辉朗朗的笑:“哎呀,姐姐闺名叫无尘啊!这颗辟尘珠送给姐姐当见面礼正合适呢。姐姐带着它,无论多大风沙永远会一尘不染、如同仙女般好看。”

太子妃微微一笑,来到座前径自将托盘放下,转头拉起了呆在一边的金碧辉的手,打量了她一眼,轻笑:“这位就是刚从冰国来的弟妹了?真是个可人儿。”

“你现在就做得不好。”似乎是忍无可忍,雪崖皇子向来从容的语气中第一次露出了讥讽,“而且,动不动摆脸色的,似乎是夫人你自己。”

随着声音,走入的是一个淡妆素服的女子,手里端着一个托盘,盛了一壶新茶和点心,款款步入内堂。虽然没有佩戴任何珠宝首饰,这个女子却光芒四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流雪回风,恍如洛神妃子。

“啊?这样的无价之宝我可当不起……”长孙无尘轻轻笑着,客气推辞。

两个人挽手离去后,内堂中凝滞的气氛才为之一松。

看到来人,雪崖皇子微微一震,脸色瞬地苍白。听得这般话,他也不再说什么,站起来对金碧辉微微一礼,便算是道歉。

她等着他拍案而起,等着他那曾经令她动容的好身手——她的手在袖子里握住了那把长不过三寸的分水匕首,想和他当堂一较高下。

“七弟……你多担待些。”承德太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叹息了一声,拍了拍雪崖皇子的肩,“不用担心,无尘能应付好她——她不过是个脾气冲了一些的孩子而已。无尘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明白?”

她咬着牙,一字一字吐出这句话,感觉心里有报复的快意。

雪崖皇子手指不易察觉地一震,抬头看着皇兄。

然而,金碧辉看见他的手缓缓收紧,茶盏中的水居然无故微微沸起。但是,她的丈夫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表情都没有,仿佛没有听到她这样侮辱的话语一般,只是低着头,慢慢喝下一杯茶,然后放下杯子,微微吐出一口气:“好茶。”

她不过是个海盗的女儿,讲究的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滴水之恩涌泉以报,但是对于轻视也以更大的蔑视回报!她怕什么?他凭什么敢这样看不起她!

承德太子妃长孙无尘,是炎国先代重臣长孙弘之女,由先帝亲自册封给了长子为妻,贤德端雅,温文识大体,向来为朝野称颂。

右军副将绍筠为人沉稳一些,听得同僚脱口直言,不由横了沈铁心一眼:这般说话,岂不是明说七皇子懦弱惧内?

“还好喝吧?那是云栖茶——”忽然间,在凝滞的空气中传来一个悠然娴静的声音,如同春风拂过冰封的大地,“开春时去城北云栖寺进香,在寺后的圃子里采了来,用梅花上积的雪水泡了——承蒙七弟一赞,臣妾真是荣幸。”

她有些不忿地跟了过去,但是那个同座的左军副将沈铁心显然也是对她殊无好感,看也不看她,只是俯过身去,和颜白低声开始商议起军中之事。

金碧辉看见太子妃温婉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眸,陡然间心里的火气便是一散,也顺着下了个台阶,笑着回答:“谁稀罕他道歉了?姐姐才好看,像仙女一般呢!难怪能当太子妃。”

她拉着金碧辉的手,回头看了站在一边的雪崖皇子,轻叱:“七弟,这便是你的不是了!多好的女孩儿,性子直率真诚,从冰国跟着你到这里,心心念念为大家好——你偏要惹人家生气。还不快过来道个歉!”

他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沈铁心此时才能开口,看着两位女子离去的方向,冲口叹气:“天,多亏有太子妃在这里……不然这个女金吾谁能降服得了啊!”

承德太子见了这等局面,也不和同座的右军副将绍筠说话,目光闪烁了一下,站起身来走过去准备打圆场——然而,就在此刻,金碧辉冷笑一声,忽然走到夫婿的面前,抬手就打翻了茶几上的杯子。

金碧辉闭了一下眼睛,用力咬着嘴角,手指用力握紧,不知道费了多大力气才压制下动手的冲动,忽然间,她健康的蜜色皮肤就褪尽了血色。

雪崖皇子也不和妻子多争论:“这是你的嫁奁,我无权处理——方才你也何曾问过这里任何人意见?”

这个人……这个人,居然敢看不起她!他,她的丈夫,居然看不起她!

周围人,包括承德太子在内,片刻间都惊得怔住——她看见这句话的每一个音节犹如一把利刃,一分分地刺入眼前白衣贵公子的心里,看着雪崖皇子的脸色一分分地苍白。

太子妃明眸微微一黯,也不说什么,只是拉起她的手,笑道:“弟妹新来,姐姐准备了一些见面礼给你,匆促之间也没什么好东西——弟妹过来看看是否能入眼?”

“不敢劳太子妃驾。”堂中所有人都连忙站了起来,恭谨地应对。

金碧辉一时被冷淡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她自幼天性张扬,无拘无束,何曾受过这等冷遇,感觉心里有怒火腾地一声上来。

“弟妹,是不是不舒服?”承德太子此时见气氛不对,连忙过来想打圆场,然而金碧辉看也不看他,盯着低头饮茶的雪崖皇子,冷笑了一声:“颜白,你傲气什么?要真傲气,何必卖身到我们金家!也不过值两百万金铢——还不够我们玉堂金家每年打发下人的例钱!”

金碧辉显然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女子,遇到了太子妃恍如遇到了克星,不过短短片刻,已经喜欢上了长孙无尘。

陡然间明白了什么,她心中仿佛被重重一击,堵得说不出话来。

金碧辉一怔,没有料到一向淡漠的丈夫居然有如此锋利的言语。她第一次定定的细看他,自己的夫君——座上的贵公子高冠广袖,长衣如雪,气度高雅淡定。目光也是淡淡的,透出遥不可及的高贵和漠然,似乎从云端里俯视着自己,带着悲悯和无奈。

向来清冷高傲的雪崖皇子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太子妃和王妃离去的方向,眼中隐隐有担忧之意,半晌后轻轻叹了口气,放下茶盏站起身来。

她喜滋滋地计划着将来,然而颜白只是低头看了妻子一眼,淡然道:“随你。”

然而金碧辉毫不觉察,见事情顺利办完,也不顾周围有外人在,走到丈夫身边,笑眯眯地拉起雪崖皇子的袖子,仰头问:“怎么样,你娶的老婆干练吧?五十万买粮草,再留一百万给国库——多下来的五十万金铢,我们造个府邸住了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